• 尊享热线

    400 820 9838

人与自然共生 大别山里执着的守“斛”人2017-11-28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雾气缭绕的大山、缓缓流入的溪流,大自然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吸引着你不自觉的想走进。戴亚峰,土生土长的大别山人,对这份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他心中的法则。
        霍山米斛,大别山给予山民的馈赠
        戴亚峰的家乡——大别山,座落于中国安徽省、湖北省、河南省交界处,山地主要部分海拔1500米左右。属于亚热带温暖湿润季风气候区,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森林海拔差异大,昼夜温差极大。靠山吃山是千百年来老祖宗传下的古训。山里人把山当成了聚宝盆,伐木为薪,狩猎当食,开山取矿,而在戴亚峰眼里,这些都是大山的馈赠。
大别山拥有1800多种中草药,因地处安徽的西面,俗称“西山药库”,名贵药材包括霍山米斛、伏苓、断血流等,很多山民以挖野生药材为生。最让戴亚峰感到自豪的莫过于“出霍山,无米斛”的霍山米斛,当地的山民如果能挖到一株霍山米斛,一家人能高兴好几天,因为它太珍贵了。
        霍山米斛仅产于大别山北麓霍山县境内86平方公里的核心小产区,属于石斛的极限生长区域,大别山以北便不再生长。它对生长环境的要求极其苛刻,自然繁育率低,这也注定了霍山米斛本身产量极低;在效用上,2300多年前的《神农本草经》就已记载被列为“上品”,《本草纲目》等典籍甚至高度评价“补五脏虚劳羸瘦,强阴益精。轻身延年,补肾益力。”唐代开元年间的《道藏》更是把霍山米斛、天山雪莲、冬虫夏草等列为“中华九大仙草”,从排序上霍山米斛名列其首。道地药材,效用强大,使得霍山米斛拥有非常强大的市场需求,价格堪比黄金,因而又称“健康软黄金”。
        八年磨一剑传世仙草重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由于过度采摘,1987年霍山米斛被称为“药界大熊猫”。2012年,霍山米斛被列为国家一级珍稀濒危药用植物。目前纯野生霍山米斛几乎濒临绝迹,年产量已不到1公斤。戴亚峰道出了心声“山民心里也很明白, 珍贵的药材资源需要保护,但老百姓的收入同样需要有保证。只有科学的办法才能保护和拯救这一濒危物种。”
        人在浙江,却心系家乡仙草。在九仙尊董事长方朝阳的鼓励下,戴亚峰回到家乡深入考察,被九仙尊拯救这一濒危物种的决心和视野打动,毅然决然回到家乡,来到九仙尊,这一干就是8年。
        “来了之后我就立刻进行野外调研,寻访老药农这个霍山米斛的生长环境是什么,一切从零开始。有一次我们到山上去,想爬上那个悬崖边上用望远镜观察霍山米斛,一脚踏空,往下一滚,身上脚啊都被划的鲜血直流,这种状态一开始经常碰到。”
        由于霍山米斛的珍稀性,种子也是非常有限的,在育种过程中也是一波三折。因为霍山米斛种子非常细小,它的生物特性跟其他石斛是完全不一样的,培养基,营养条件,温度光线湿度的控制条件都不一样。经过戴亚峰带领团队一点一点的摸索,成千上万次地做实验,从它的种子播下去,到怎么增殖,怎么样一个分化芽长出来,怎么生根壮苗这一系列摸索,最终完全掌握了并拥有了独立的知识产权。
       “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照看他们,比对小孩还要用心”。戴亚峰腼腆笑道。
        正是因为对家乡深沉的热爱,才让戴亚峰愿意用近8年时间执着于拯救霍山米斛这一件事上。如今九仙尊公司已经在大别山北麓霍山县建设逾千亩的野生栽培基地,100%还原典籍记载的“生六安山谷水傍石上”原生环境。并且已经形成了霍山米斛从种源保护、组培育苗、GAP驯化、野生栽培、滋补品研发、GMP深加工、市场营销到文化旅游体验的霍山米斛全产业链。